您现在的位置中国拜城>> 专题栏目>>

韩国摄理教教主郑明析的邪恶

作者:政法委 来源:政法委 发布时间:2018年06月13日 点击数: 【字体:

郑明析的释放与韩国国内的反性侵运动爆发的时机巧合,也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合适的机会来深析韩国摄理教的发展历程和蛊惑手段。我们都知道“不论做什么事,只有事先有准备,才有可能得到成功。”而韩国摄理教对于那些潜在的引诱目标,也是进行了充分的准备工作。

2003年,“Exodus”团体协助中国香港移民局官员抓获了潜藏在港的郑明析,就在韩国政府准备向香港请求引渡郑明析前夕,涉嫌非法居留的郑明析被保释,再次潜逃。而出于报复,狂热的摄理教信众竟然用钢管袭击了Exodus创始人金道玄年迈的父亲。

一旦被招募女性成员开始接触圣经学习,教会培训人员就会向她们灌输与上帝“弥赛亚”发生性行为的教义,在基督教旧约中,这种上帝与信众的关系就如同主仆关系。而新约中,上帝与信众关系就如同父子关系。而郑明析自称自己是最后阶段救恩(即成约)的完成者,在这一阶段就是将上帝与信众的关系演变发展成恋人关系。

根据日本、台湾受害者的证词,她们与郑明析见面后,郑明析会以健康检查为由,要求她们脱光衣服,而郑明析的保镖和痴迷信众则会呆在旁边的房间里。而这些女性受害者只能身处孤立无助的境地。

此外,还有一个名为“Providence News”的网站,网站声称它的文章都详述了郑明析丑闻背后的“真相”,郑明析遭遇不公正的定罪,那些受害者和批评家都有人格缺陷。而其中几篇文章据称是独立记者撰文。

2015年初,也就是在我首次将一名前摄理教成员提供的郑明析布道演讲的完整版文稿副本发表在网上的十多年后,一名亚利桑那大学的研究生,我确信她是一名摄理教信徒,代表摄理教对我提起了布道演讲的版权诉讼,质疑我报道援引文章的真实性。2016年,摄理教新闻发言人兼对外联络事务部主任崔哲焕牧师在接受英国小报《每日邮报》记者采访时,否认郑明析有过相关支持纳粹大屠杀的言论。

近年来,对于摄理教郑明析的个人崇拜的势头愈演愈烈,摄理教会坚称郑明析是无辜的。根据摄理教对外宣扬的“天堂启示录”以及我所了解的,摄理教高层在内部宣称对于郑明析的指控、有罪判决、媒体批评报道背后是撒旦魔鬼在作祟。澳大利亚邪教回归人员利兹和其他前摄理教信众告诉我称,就在郑明析监狱服刑期间,主要由女性信众组成的团体会定期探监郑明析,而摄理教会内部的布道也要求信众对教主郑明析绝对服从,并宣称郑明析是“再世弥撒亚”。

在出狱后的几个小时里,郑明析回到了自己的出生地,韩国忠清南道锦山郡月明洞,由于位置僻静隐秘,这里也成为摄理教这个神秘邪教理想的大本营。

据媒体报道,在韩国国内有40多所高校及京畿道的20所高中内,发现据称是摄理教的外围团体在校内学生开展煽动性的演讲活动,而这正是摄理教在全球范围内积极活动的一个缩影。2006年,包括《日本时报》在内的多家日本媒体报道了摄理教在大学中活动传教的情况,而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台湾的校园也频繁发现摄理教传教活动。

为了压倒外界的反对声浪,摄理教会频繁对批评者提起刑事诉讼,我作为一名十多年来一直关注摄理教的邪教问题研究专家,也有过一些类似的奇怪的经历。2012年,我在一次新闻记者招待会上分享了前摄理教成员提供的一段揭露郑明析丑行的视频,视频中,七名身份不详的裸体女性在向郑明析高声示爱。三年后,摄理教会的蔡楚焕牧师给我发了好几条短信表示,自称是视频中的7名女性以恶意诽谤、传播淫秽色情资料以及令人奇怪的版权侵权罪名对我提起刑事诉讼。让我吃惊的是,从她们起诉举动来看,很显然这段视频的内容是真实的。

在接受了一次奇怪的警方询问之后,处理此案的韩国首尔龙山警局警官建议检方撤销指控。但检方并未遵从警方的建议。2015年12月,我被通知参加法庭庭外和解,会上检方向我通报了一份摄理教的文件,该文件称只要我公开道歉,并关闭个人网站,承诺今后不再讨论批评摄理教,摄理教就会撤销对我的指控。

我当场予以拒绝。两个月后,检方放弃了对我的刑事指控,认为我的行为是为了维护社会公共利益,不构成违法。当时,摄理教的崔牧师又给我发了一条短信,称他们会继续对我提起刑事指控,直至让我锒铛入狱。2017年1月,摄理教对我又发起另一宗诽谤起诉,不过在检察官调查之后,这一起诉申请也被检方驳回。

虽然郑明析现在已经出狱了,但作为一名被定罪的性犯罪者,他也会被限制活动。他需要佩戴7年的跟踪定位脚链。然而,我认为这种脚链更适合那些没有成千上万信众的单人犯罪,脚链的存在至少可以提醒我们要警惕郑明析的邪教理论蛊惑,但却不能阻止郑明析对于追随他的信众的伤害。

Peter Daley目前在韩国首尔一所女子大学教英语,自2003年起一直在他的个人网站(www.jmscult.com)上跟踪观察摄理教和其他韩国邪教。他是美国国际邪教组织研究会成员,也多次出席参加邪教问题国际研讨会,介绍美国、韩国邪教活动现状。